您的位置: 视界网> 永川> 美丽永川> 新闻正文

永川的抗战

2015年08月20日 10:14 来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 我要评论(0) | 打印
导读: 在抗日战争时期,永川虽不是沦陷区,但也未能远离战火。 1940年8月17日,永川就遭到日机轰炸,造成424人死伤,385幢1500余间房屋被毁,各类财产损失157.3万元。

图片8

图片10

                                 图为现存于永川档案馆的征兵救国歌。

图片11

                                  图为现存于永川档案馆的阵亡将士证明书。

图片9

                                图为现存于永川档案馆的征兵宣传纲要。

图片13

                                 图为现存于永川档案馆的冯玉祥将军电文。

永川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洪流之中。在永川遭受大轰炸75周年之际,记者打开尘封多年的永川抗战档案,请历史为读者讲述一页页发黄的永川抗战故事。

8年抗战 永川3万热血男儿共赴国难

8月15日,在日本投降日这天,川军名将凌谏衔之子凌承纬致电本报记者,他在网上搜到一张近日一网友上传的他父亲的照片。“这是家父少有的照片,弥足珍贵。”凌承纬说。据永川档案馆档案史料记载,8年抗战,永川逾3万名热血男儿共赴国难,牺牲无数,其中不乏像凌谏衔、潘左、王大中这样的抗战名将,为中国抗战的最终胜利作出了永川贡献。

据档案史料显示,抗战期间,永川县总计输送兵员25338人。其中,1938年输送1330人;1938年11月——1939年3月输送2903人;1939年10月——1940年底,输送4811人;1941年输送1723人;1942年输送3888人;1943年输送3822人;1944年输送3973人;1945年输送2888人。

从上述数据看,日军轰炸重庆、轰炸永川期间,激起了永川热血男儿的民族仇恨,报名参军的人最多。日军轰炸永川那年(1940年),永川参军的最多,达到4811人,是1938年的3倍多。1941年初,日军发动名为《102号作战》的大规模轰炸。在1月至8月的时间里,超过3000架次飞机空袭重庆。特别是6月5日晚,日机24架分3批偷袭重庆,在5个多小时的疲劳轰炸中,渝中区十八梯、石灰市和演武厅(现磁器街)3段防空隧道内,发生了震惊中外、惨不忍睹的避难民众窒息、践踏惨案,造成约2500人员伤亡。日军的残暴,更加坚定了永川男儿“好铁要打钉,好男要参军”意志。1942年,永川有3888人参军,成为继1940年后又一高峰。从1943年起,永川参军人数开始超分配任务,1943年超85人,1944年超465人,1945年超12人。

这只是抗战期间输送的兵员,不包括抗战前参军的和1944年10月,国民政府发动10万知识青年从军运动,永川县立中学、私立英井中学、国立十六中、国立十五中新店分校等学校投笔从戎的339名青年远征军。“加上这些,永川参加过抗战的将士起码超过3万人。”区档案局负责人说。

据了解,在3万热血男儿中,牺牲无数,也出了不少像凌谏衔、潘左、王大中这样的抗战名将。凌谏衔,永川临江人,黄埔军校六期学员,官至21军少将副军长。抗战军兴,凌谏衔率部出川迎敌,屡建战功,特别是在武汉会战、阻击日军军舰战役中,打沉日舰数十,使日舰上犯的目的落空,成为川军抗战名将。潘左,永川县人。四川速成军事学校毕业后在国民革命军二十一军刘湘部队先任团长,后任旅长。1937年奉命出川抗日,设防卫辉,挺进泗水,激战松林堡,收复芜湖,坚守顺安,诱敌土塘,生擒军曹,击落敌机,俘获海军大佐……战功赫赫。王大中,永川来苏人。黄浦军校十期学员,官至少将参谋长。1937年8月9日上午,一名日本兵驾车侦察挑衅,被时任陆军第二师二团机枪连连长的王大中下令击毙,打响了上海抗战的第一枪。1944年2月,王大中率陆军第五十师一四八团,参加了抗日远征军缅甸战场的多次战役,受到了美军史迪威将军和英军菲士顿将军的赞扬。

为保抗战“生命线”永川339名学生参加青年远征军

翻开发黄的“永川市档案馆1001号全宗军事类档案”,一页简短的文字档案史料吸引了记者。1944年10月,国民政府发动十万知识青年从军运动,组编青年远征军10个师,远赴东南亚参加抗日战争。永川县立中学、私立英井中学、国立十六中、国立十五中、新店分校等学校共有339名知识青年投笔从戎,参加青年远征军,赴异国他乡作战。

据了解,抗日战争时期,中国政府曾派出一支入缅作战部队,史称中国远征军,而在印度有为数不少的中国军人在接受汽车驾驶等技术培训,他们则来自一个鲜为人知的部队——青年远征军。

青年远征军是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国民政府组建的一支文化程度较高、武器装备精良的现代化部队。其文化构成,专科、高中、初中比约为1/5/10。1944年秋,世界反法西斯转入战略反攻阶段,国民政府为了弥补中国驻印军和远征军的缺员,改善兵源质量,在中国战区储备反攻力量,号召全国知识青年从军,组建一支以知识青年为主体的现代化武装部队——青年远征军。

1944年10月2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布《知识青年从军征集办法》,规定知识青年(男性)年满18岁至届满35岁者,受中等以上之教育或具有相当知识程度者,体格标准符合条件者,均得志愿参加;数额暂定为十万人;除照远征军之待遇办理外,副食费酌量增加;服役期定为两年,期满后退伍。13天后,教育部也出台《志愿从军学生学业优待办法》,不仅对从军学生一律保留学籍,而且还对从军学生退伍时作出了免试升学、减少学期、优先录取等优待办法。

据汽车25队离休工人,今年88岁高龄的青年远征军战士陈更新回忆,知识青年投笔从戎成为当时一大潮流。“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响遍国统区。从重庆到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广西、湖北、陕西、贵州、云南、甘肃等省市,出现了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知识青年报名参军热潮。

据统计,中央大学、重庆大学两校报名数竟达在校生的1/3。永川的学子也积极响应,永川县立中学、私立英井中学、国立十六中、国立十五中、新店分校等学校共有339名知识青年投笔从戎,参加青年远征军。陈更新是从合川参加的青年远征军,据他回忆,当时周边有的县报名参加青年远征军的不到100人,而“永川有300多人参加青年远征军,应是参加青年远征军人数最多的县之一。”

1944年12月,青年远征军登记工作完成,共编为9个师,即201师至209师,分驻璧山、綦江、万县、泸县、扎佐、汉中、昆明、黎川、上杭。1945年元旦,正式成立知识青年远征军。同年4月,青年军在经过近半年的集训后,将207师拨给新六军,并从各师中选拔一批人员参加专业技术兵种培训,其中选赴印度学习汽车驾驶等机工人员4467人,外事局员、译员133人,中央军校学生700人,中央军校第七分校学生296人,赴美民航生180人,昆明突击总队1000人,昆明无线电训练班200人,特种宪兵200人,共计7176人。汽车25队的离休工人,今年92岁高龄的青年远征军战士朱一南就是4467人赴印度学习汽车驾驶等机工人员之一。据了解,目前重庆市仅有21名青年远征军战士健在。令人遗憾的是,339名永川青年远征军战士,是生是死,至今无法找到有关记录资料。健在的朱一南、陈更新均不在339名永川青年远征军战士之列。

永川的冼星海——周敬承

在区档案局,存放着一份珍贵的历史档案。这份发黄的档案是冯玉祥将军电令永川县长查处杀害周敬承凶手的电文。周敬承何许人也,为什么他的死会惊动爱国将军冯玉祥。原因很简单,周敬承是永川宣传抗日救亡最出色的爱国者。

抗战期间,周敬承聚集了一批爱国人士,组织了台儿庄俱乐部,编演话剧。他还创作了许多抗日民歌、小调、金钱板,自己带头演唱,被誉为永川的冼星海。他的《打东洋》、《好男儿要当兵》、《五更劝郎》、《青杠叶》等抗日文艺作品,不仅在永川受群众喜爱,而且在外县也非常流行。

1935年,周敬承任永川县民众教育馆馆长,时值日寇已强占我国东北三省。他常感慨地说:“中华民族是伟大的,但受列强之欺侮,教育民众,唤起民众已成当务之急。”

“七七”卢沟桥事变发生后,周敬承立即组织民教馆工作人员,成立抗日救亡宣传队,自编宣传材料,排练节目,广泛深入城乡宣传。

编写说唱金钱板是周敬承的拿手好戏。为唤起民众,他编写说唱了《日本强盗太野蛮》、《七七事变卢沟桥》、《增产节约齐抗战》、《好男要当兵》等大量脍炙人口的金钱板。周敬承不但自己编写说唱,还专门开办培训班,教民众编写说唱金钱板。他还走出永川,在璧山办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将军到永川接见过他,并为他编写的四集抗日金钱板题写书名。

由于周敬承在金钱板说词中,抨击了国民党的消极抗日立场,被重庆卫戍司令刘峙电令四川省第三行政督察区将其逮捕(未遂),抗战宣传金钱板词一、二、三、四编合订本也被四川省政府训令永川县政府停止发行。后来,周敬承潜逃自贡等地,协助冯玉祥到内江、自贡等地进行抗日“献金”宣传,成效显著。1944年10月15日,周敬承在永川县普安乡土地坳遇害。

得知周敬承遇害,冯玉祥将军电令永川县长严查凶手,电文如下:杨县长大鉴,接周敬承家电,周敬承在贵治与江津交界被匪戕害。周为本总会干事,人极忠诚,忽遭此灾,希剋日破案,依法严办,并盼见复。冯玉祥。

永川献金近30万元购飞机 投工139706个修机场

永川在抗战时期,积极开展“献金”、“春礼劳军”和投工投劳等抗日救亡运动。

1940年,永川县各界群众响应全国慰劳总会所倡导的春礼劳军运动号召,于2月10日、11日、12日(农历正月初三、初四、初五)三天举行劳军送礼日,收到的礼品和礼金,汇总后送交全国慰劳总会,转致前方将士。

1942年,为响应中国航空建设协会发起的1元钱献机运动,全县37万多人口,除赤贫户及抗战军烈属免缴外,每人捐献1元,共献金近30万元购飞机打日本。

1940年,日机轰炸永川后,永川县空袭紧急救济联合办事处向省内外各界人士发起募捐,希望省内外人士及永邑缙绅予以捐助。募捐册发出后,收到了各地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援和惠助,据有文字记载的捐款约1万余元。捐募最多者有:21军148师师长潘左,捐款3000元;蒋镜明在贵州、贵阳、安顺等地募得2700元;永川旅省同乡会募得1135元;荣昌士绅合捐1000元;范叔渊在昆明募得800元;张德昭在族中募得680元。

为了抗战需要,重庆白市驿机场自1939年12月10日开工扩建,新修跑道1条,同时延长原有旧跑道,征集附近各县民工修建,至1942年1月竣工。在此期间,永川县被征民工4378人,先后投工139706个,仅1941年1—6月半年时间就投工73069个。

未铸完的汪逆跪像

在永川有两座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一座在永川城区中医院前,一座在来苏镇场镇。目前保留下来的只有来苏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了,而永川城区那座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于文革前被毁。

说起城区那座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汪精卫叛国投敌消息的发表,激起了全国民众的公愤。特别是筹组傀儡政府的消息传来,举国上下,莫不切齿痛恨。国人为了悼念抗日阵亡将士的英勇牺牲和憎恶汪精卫叛国投敌的卖国行径。1940年初,冯玉祥、张澜、吴敬恒等在重庆发起建筑抗战建国无名英雄墓,并铸汪逆夫妇铁像长跪于墓前的建墓铸逆运动。

为了响应建墓铸逆运动,提高民众锄奸抗敌情结,永川县成立了铸逆筹备委员会,并制定了《永川县铸逆献金运动暨锄奸宣传周实施办法》,把4月20日-27日作为锄奸宣传周,同时举行“献金”运动,并议决利用县政府已收集的废铁,铸造汪逆夫妇像跪于城区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前。

经费由发动全县举行锄奸铸逆“献金”宣传周募集。设计由县动员委员会负责,铸造委托益茂锅厂雇工于6月完成。

铸造中,先行铸造汪精卫跪像时,除利用县政府所收废铁外,就已另支出各项经费1428.96元,但当时“献金”运动中收到的捐款共631.25元,尚差经费近800元,后变卖民教馆废铁才补足。至于陈璧君(汪精卫夫人)跪像,因经费不足,未能铸造。原计划铸汪逆夫妇像同跪于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前的打算,未能完成。

( 编辑: 杨毅然 )
分享到:

相关阅读